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講到公訴跟偵查的分開,我覺得這裡面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檢察官如果重視公訴的體系,偵查權會到警察那裡去,但是檢察官一定會扮演一個監督跟指揮就是篩選的功能,因為警察辦的案子證據不夠的時候,公訴人會說我沒辦法提起公訴,所以他會去告訴警察說我需要什麼樣的證據,現在檢察官全部都自己在做偵查,然後它公訴的功能不重要,所以他覺得我覺得夠了就可以了。但是它真的不去面臨法官的挑戰,然後他只期待法官都能夠跟他站在一邊,所以這個部分的功能沒有發揮,關鍵在於檢察官不真正的在全面的案件中間實行公訴,我覺得問題在這裡。然後檢察官自己認為是司法官,就認為他跟法官一樣應該有全面的強制處分權,所以他就不喜歡法官審查他的東西,如果檢察官只做公訴人,警察要強制處分難道不需要法官的同意嗎?當然要。所以真正的問題就在於公訴的功能沒有發揮,這是我個人覺得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麼剛剛我講到考試院,我想多講一句話,我們今天講三合一考試,最後希望說,我們不可能忽略考試院的存在,因為考試院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認為律師是專技人員考試,跟公職人員考試是兩回事。然後公職人員考試因為是任用制,所以一個蘿蔔一個坑,我有一個缺出來我才能考一個人。所以沒有說這種說,考一堆人都取得公務員資格的這種基本觀念,那這個時候,我們今天講三合一,到最後如果考試院不進來,我們到最後都是白講。那我覺得考試院應該要給他一個正確的位子,我們憲法上雖然把專技人員跟公職人員講了兩種人員,但並不表示說它一定要分成兩種,OK。

我們現在是公職人員可以做專技人員,譬如說檢察官、法官可以退下去做律師,公職人員可以轉任專技人員,卻不許專技人員轉任公職人員。這一件事情是考試院應該要突破的,那我覺得我們應該要把考試院拉進來這邊,這個問題產生真正做到最後的效果,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