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那關於剛剛江委員以及李委員都分別提到律師職前訓練有關的實習政策的問題,那在目前律師的職前訓練的規則,就是要點裡面,確實是沒有錯,是如剛剛江委員以及李委員所理解的,我們只限於律師事務所跟法律扶助基金會,但是我們其實在最近,特別是一百零一年以來,由於律師的大量錄取,我們已經都觀察到律師他們在實習的場所部分,他出現要找律師實習的場所有一些困難。另外我們也觀察到,要讓律師學習的話,要讓他有一些多元的訓練,所以我們在之前曾經就有跟律師全聯會有來過接洽,對於說大企業的部分或者企業能不能提供我們所理解的大企業裡面有in-house的律師,他能不能來扮演來擔任指導律師的角色?以及NGO的組織是不是也同樣能夠提供給我們這些學習律師一個學習的場所?

這一個部分我們曾經有跟律師全聯會請他們提供意見給我們,那比較可惜的是到目前為止我們並沒有得到這樣一個訊息。所以就律師職前訓練規則的部分,其實法務部我們已經有思考著要來做一些調整,我們希望在律師訓練的場所,也就是學習的政策的部分,實習的政策部分應該來做一些調整,然後能夠讓律師的訓練場所更加的多元,那今天我們也同時看到司法院以及法務部同時有提出有關於考試訓練這樣一個計畫,特別是對於後面有一些訓練計畫的部分,這也同樣也牽涉到律師跟律師的職前訓練是有關係的。如果說在今天的會議當中大家有這樣的共識的話,我們法務部也會來對職前訓練、訓練的場所的部分,也會來做一些調整。我想這一部分我們是開放,是沒有問題的。

那另外我想藉這次機會,我可不可以也回應一下剛剛李委員一在提到「偵訴合一」的部分。那偵訴合一的部分,其實這牽涉到法務部的人力還有法官庭期安排的問題。這確實是一個實務上面必須要考量的問題,我檢察官的人力有限,我沒辦法去做這樣的配合。那當然這檢察官在公訴法庭上面的表現的部分,每個人見仁見智,那這一部分如果委員們有這樣的指教的話,我們會來對於所屬的檢察官會來再次的要求,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