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說紙本資料上面用區隔,就黃的隔頁紙,對,四之三十五以下,所有的提案就列在那裡嘛?我們一個個看,是不是這樣?希望能夠用一個很有效率的方式進行。第一個提案是「提案制定調解法」把我們的調解的定義這裡頭牽涉到司法院曾經報告的,司法院可能政策上好像也是往這條路上去思考,也就是譬如說日本的ADR法,當然我其實我因為不懂日文,我好奇日本的ADR法是不是直接就用ADR這個英文,如果不是的話它叫什麼?OK,調停法?對,也就是調解的意思,那我必須要在這邊講一件事情就是,我覺得我們現在我提這個案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對調解的觀念其實有一個_______,行政機關裡面有很多所謂的調處機制,那它的作法跟我們一般理解的調解,該有的作法其實很不一樣,那是不是適合的方法?是不是能夠真的有效替代的方法?這真的應該要思考的。

那如果可以有一個統一的調解法,那麼看到說調解人應該要什麼資格?還要經過什麼樣的培訓?而且應該要有一定的證照。我在這邊特別講一件事情,我的提案說明是希望,因為他如果要發真正……我個人認為,要發揮紓減訟源的功能、調解的功能,遠大過仲裁的功能,我必須要說。那調解的案件應該那個量,我們應該期待它可以在所有的訴訟案件量占蠻大的一個比例。

有的國家的調解可以是大部分的化解爭端,我們現在一年有數百萬個訴訟案,但是我們現在調解成功的案例可能只以「案」為單位,這個還可以發展的地方很大很大,關鍵是我認為我們社會上沒有足夠了解怎麼調解的調解人,都覺得調解人誰都會做,其實調解人是需要專業培養的。那這裡頭這個觀念建立很重要,因此,調解人需要執照,我覺得我們的目標應該是有人是專以「調解」維生的,這話講起來聽起來很怪,但我們真的應該有這種人,就像我們是民間公證人,就是以民間公證作為他的生計的。

那「調解」也應該是如此,你有一批這樣子的人,他才能夠真正發揮解決問題的功能,他才能累積經驗、累積知識,我們現在的調解人大部分都是業餘的,而且我們現在調解的制度、成本全部都是國家在提供,所以調解委員每次來調解的時候都拿車馬費,大部分的費用其實被國家消耗,那這些人他就不能以調解維生,他不能以調解維生的時候,他不會養成足夠需要的能力的。因此我們就惡性循環,看起來調解的成本很低,但是實際上調解的功效變成很差,這是我提這個案真正背後的用意,是應該要streamline,把所有調解的制度要統一的連起來,我們現在很多機關都用調處制度,但我必須要說,容我直言,我覺得那些調處制度的功能非常有限,不管是醫療調處,不管是公寓大廈的調處,我們聽了以後就知道,還有土地的調處,它全部都是用機關的模式、用書面的模式,調解是要靠人跟人去互動,才能真正幫他化解糾紛的。我必須要說,在目前為止我看起來最成功的調解只有司法院的法院調解,包括鄉鎮調解都還是書面調解的模式。

但司法院的調解的調解委員大部分也都不是專業的、以此謀生的委員,因此他能夠發揮的紓減訟源的功能真的還距離理想很遠。這是我希望透過調解法能夠真正的養成將來這個社會上有一批,我講的是「一批」,一大批可以真正用調解解決的。他不會很貴,但是就像公證人,你不會覺得他收費很高的,但他真的發揮功能,民間公證人員就是這樣的概念,調解人也應該是這樣的概念,這個是我這個提案的說明,不好意思占太多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