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在我來看,寫調解法的時候就必須要把現在的調解功能要全部去思考,包括調處,就應該會全部思考,因為你才會做一個整體的去想什麼叫「調解」?現在的制度哪些是這些?然後它要怎麼取代功能?就是寫這個立法在我來看才會做到這一點。

我聽司法院的報告,日本做ADR法的時候應該就是經歷過這個過程,那我其實很贊成司法院的這個立場,那我覺得是應該要全面推動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