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謝謝,那我們法務部就這幾個提案,那個書面意見是不是容我發給大家?那這過程中我也做一個口頭的說明?那關於第一個提案要制定調解法這個部分,我想首先我們必須要釐清,就是去參考日本的調解促進法,稱為ADR的基本法的目的跟作用到底是在哪裡?

我們知道調解有分成三大類,法院裡面做的叫司法型的、行政機關做的叫行政型的跟民間機構做的叫民間型,目前我們整個統稱為訴訟外紛爭的解決,包括和解、調解、調處,然後仲裁、評議、裁決、勞資裁決等等,現行總共有至少上次的報告中,初步有二十五種之多,那在現行那麼多種,我國已經有訴訟紛爭解決機制之下,還要制定調解法的作用是什麼?那另外如果說要把所有目前行政型、民間型、私人的調解都納進去的話,並且要建立證照制度,是不是每一種現行的訴訟外調解都有必要這樣子做?

那舉例而言,在我們鄉鎮調解我們目前每年受理的件數有十三萬件,調解成立有超過十萬件,那這些調解都必須當事人兩造親自到調解委員會,在調解委員面前達成合意,是不可能由一造到場或兩造都不到場,然後採取書面的方式去成立調解的,所以說是充分的讓當事人有程序保障發言的機會。所以這個是就如果要把調解法制定,要把現在所有各種類型調解都納進去,有沒有這個必要等等。

那麼第二個我們去看日本,他在二零零七年去制定這個調解法,他受領案件量在二零一一年達到最高峰,那一年全國有一千三百件左右,但是日本並沒有像我們台灣有鄉鎮市調解制度。也就是說,他們在沒有這樣的制度下,這個調解法能解決,它主要是民間型的調解,也不過整個日本的面積、人口等等最高峰,二零一一年才一千三百件;而我國目前已經有施行良好的鄉鎮調解制度跟仲裁等等,所以如果要把動機全部納進去的話,在計算我國跟日本之間的考量點的時候是不太一樣的。那縱使說如果是要制定這一個調解法,我們認為不應該把鄉鎮調解納進去。

最後一點,就是說如果認為這個調解法是只侷限在民間的調解的話,那麼它的推動跟統籌,我們認為應該是由司法院來主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