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請容許我講一下,我可不可以建議我們真的把機關本位放下來?對不起,容許我直接講,不要說這是我管的,所以你們要怎麼改都可以,我管的部分你不要動,OK。我們現在機關管調處的,每一個機關都這樣管,都是你們改就好了,我的機關你不要動。

坦白說,剛剛講三個類型:司法型調解、行政型調解跟民間型調解。我剛剛說了一句很重的話,真正發揮功能的是司法型調解,民間型調解「零」,機制在那裡,沒有案子。告訴我為什麼沒有案子,我就跟你說,因為民間庭的調解要有成本;行政型的調解沒有成本。所以誰會去民間調解的?

然後我們現在看一下行政型的調解,每一個行政機關的調解,包括鄉鎮的調解,它是不是真的符合調解的本質跟運作的方式?剛剛講到,的確,鄉鎮市調解,譬如一年有十萬件。那我請問各位,我們有幾百萬件的訴訟案,十萬件就夠嗎?鄉鎮調解這麼多年,也只能一年處理十萬件,我們怎麼可以讓它更增加呢?

我現在要跟各位講,為什麼民間調解是「零」?就是因為有鄉鎮調解,民間調解的功能是沒辦法發揮的。調解機構培養了那麼多調解人,經過培訓,沒有案子,為什麼?因為民間調解要收費。這個收費不是自己收的,是司法院跟行政院合頒的費用規則,但是它是有成本的,那個規則可能沒有很大,但還是有成本,你今天到鄉鎮調解沒有成本,所以當事人不會要用民間調解的,所以民間調解的功能就不會發揮;那鄉鎮調解就那麼大的功能,但是卻發生了排擠的效應。

然後現在回來看一下鄉鎮調解,鄉鎮調解都是用委員會調解。各位,調解,沒有錯,當事人都到場講話,到場講話跟打訴訟差不多的,然後委員在那邊……調解人不是用合議制來解決問題的。我們現在我必須要說,行政型的調解叫做調解都是用合議制,用書面審理,最後用投票來決定,這坦白講都不是好的方法,都不是真正能夠發揮調解功能的方法。那我真的在這邊呼籲,我們可不可以不要機關本位?說只要我的不改,其他你們愛怎麼改就怎麼改,殊不知我的存在可能就是其他改不動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