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特別說一下剛剛訓練的部分。是不是要考試這件事情,嚴格的講,我這裡並沒有那樣寫得清楚,因為那個應該是在寫調解法的時候再去討論。嚴格來講,它真正是需要培訓裡面是需要實習的,就是實驗還有實做的,通常這種訓練都一定要讓參與訓練的人,真正的去做實際的調解,調兩個案子、調三個案子之後,他才能夠通過。就是你要訓練的人看他說他具不具備有……經過了教導之後,他是不是能夠實做做出這樣來?這是很重要的。

剛剛講到退休的檢察官、法官,其實真的很多可以做這樣的事,其實今天司法院的調解裡面大部分都是請退休的檢察官跟法官在做,他們雖然可能沒有專業的培訓,但是因為他的經驗夠,他也許就可以立刻pick up,所以這個不是只有律師。我真的要講,很多法律人,今天即使沒有通過考試,他如果受過培養,他也可以做調解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