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第一件事情我必須要說,其實這是一個市場的問題。我現在只是問我們需不需要專業的調解人,就是以調解人作為我的專業的證照,現在我們社會上沒有這種人。公部門的調解通通是業餘的,他可能是議員,他可能是地方的耆宿。但是我必須要說的是,我們現在的行政調解容許我下這個武斷的結論,發揮的功能非常有限,卻排擠了民間的調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