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跟各位說,如果法院就訴訟不會覺得是對哪一造當事人一定有利,為什麼我會假設仲裁的時候會對任何哪一造當事人更有利,當你這樣假設的時候你是根本不相信仲裁的,你就不覺得仲裁是一個公正的機制,那我們那個仲裁法根本不需要寫,我真的要這樣說。

因為你如果相信法院是公正的,為什麼不能相信仲裁是公正的?因為我們的仲裁法寫的就是仲裁跟法院是一樣公正的,但是仲裁有仲裁的好處,它就是比較節省、比較時間快、比較可以親和。

你像鄰損的公約,鄰損的這個問題,你覺得是鼓勵鄰居去做仲裁好呢,還是鼓勵鄰居去做訴訟好?前提是假如調解不成功的話,調解成功我們沒有問題。那這個時候你難道是說不寫仲裁條款就是說調解不成功,鄰居都去打官司。

我認為鄰居應該優先仲裁啊,關起門來仲裁,不要法庭相見啊,我們認為說這樣對鄰間不公平,仲裁可能會偏頗,其實我們就根本不相信仲裁是可以解決糾紛的替代機制。

我們這件事情想不通,我們永遠不會用這個方法紓減訟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