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樣吧,因為其實如果放進去大家就會學習,如果不放進去大家就不會學習,就不知道,那放進去跟不放進去的一個差別我在看是這樣,就是如果說這裡我們要把那個拿掉,那就是認為調解是可以的,仲裁是不可以的,那李委員一再的解釋就是說你從原理上來說,為什麼要特地把它拿掉?那在我看如果這兩個放,仲裁被使用的機會不會比較多啦,那自然有人要選擇,也有一個機制可以選擇,如此而已啦。他並不是說寫了就要怎樣,至於說如果有涉及仲裁,那個範本要怎麼寫,政府要負責啊,要負責讓那個寫的方式最後操作起來不會對一造是完全受到剝削的,完全受到壓迫的,一定是這樣啊,那這只是多提供一個機制而已,那從理論上來看,有必要去限制他嗎?我想因為李委員的意思就是你限制就是歧視啊,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