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我講一下我們當初在做那個托育的,就是保母的合約的時候,我可不可以建議一下李……我覺得李委員的這個提案很好,可是就是再透過合約其實達到一個社會教育的一個目的,然後其實可以納在合約裡頭,然後後面有註解有說明,就是老百姓在簽合約的時候,他知道我為什麼要簽這個,那因為我們那時候在托育的那個保母在宅到宅的合約,其實我們除了定型化合約之外,我們後面附了很清楚的說明,所以在那過程他們的權利義務,他可以選擇因為ADR本來就有仲裁調解,其實他可以自己去做選擇,然後我覺得只要說明清楚就好。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