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只是順著,如果不是……抱歉,如果不是強制狀態的話基本上這個我支持,因為只是最近從波斯那學到,波斯那提到一個有趣的觀察,他說仲裁跟一般民事訴訟一個最大的差別在於說仲裁一定不會全勝全敗,所以民事訴訟有可能全勝全敗,但是仲裁有可能因為仲裁人是被兩造當事人選任的關係,所以基本上仲裁幾乎不可能是全勝全敗的,所以對於政府機關而言,如果他認為是他可以站得住腳,其實應該鼓勵他進行訴訟,所以只要不是強制仲裁的話,因為政府機關是當事人,他用的是公帑,類似李老師的理由,只是說這時候從他本身有沒有道理的立場去看,為了國庫著想其實這時候要鼓勵他進行訴訟的,這是另外一種理論,提供給大家供參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