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議題裡面,這個自訴制度司法院基本的觀點是要從消除,或者是減收,這個是那刑事附帶民事要不要繳裁判費跟其實民事侵權行為訴訟,他是有類似的議題,因為附民的原告就是通常就侵權行為的原告,那附民應該繳裁判費呢,基本上我們贊同,只是說,因為他是一個如果他真的是一個刑事的被害人,已經夠可憐了,你還要再繳裁判費,可能不行,不過我們現行也是有機制的,譬如說符合我們法律所規定的訴訟救助,可以暫免,那這個是,所以基本上這個附民要繳裁判費,可以減少濫訴,我們是同意的,減少以刑逼民,我們是同意。

那第二個侵權行為要不要繳這個裁判費呢?一樣的道理,因為也有當事人以侵權行為為名,提起不必要的訴訟,所以我們還是認為要繳裁判費,但是他如果符合訴訟救助的,那可以暫免等等,那有一個比較詳細的機制,那麼再來就是說,訴訟費用的,這個費用我要不要有上限,依照目前的民事訴訟是採這個遞減,金額越大繳的裁判費用越低,因為裁判費的收取有抑制訴訟的意義在裡面,除了使用者付費以外,還有抑制訴訟的意義在,所以如果我們設定一定的上限,那也有可能當事人在超過那個上限以上,他就會這個沒有限度的增加,反正將來法官裁多少就算多少,所以我們認為,還是不要有上限,因為已經是按金額遞減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