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要講的是,這個擺在這裡就是我們一講到侵權行為,我們腦子就清楚了,可是我們講到刑事附帶民事的時候,又說可以免了,但一講侵權行為就為什麼可以免?這是一件事,但為什麼這樣去想跟那樣想是完全不一樣的,我想就是想要破除刑事佔據最主要司法,法律思考的迷思,我之所以列在這裡只是這個用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