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們針對這一點,就是說那這表示都還是在現在的思考下,在想這件事,才會說審檢辯是比較一樣的,因為認為其他的人,審檢辯一樣的基礎在哪裡?就是上法庭啦,他們三個都會在法庭出現,這是一種假設,但是如果政府的法制人員也要代表機關去上法庭呢?難道他不需要法庭經驗嗎?那就不見得他們是一樣了,至於檢察事務官,你是認為說反正他做的事情是不一樣,所以他不需要那樣的門檻,那我的想法剛好不是這樣,他們可能只是在考試的時候比較沒有往前,所以當他被遴選的時候,他比較不會被選到,這樣而已,但是他當他進入機構去,他可能進步速度非常快,他很快就比那個考在前面的人,更表現得更好,他被遴選的機會可能更快,而不是用考試的那個題目,去限定他一輩子的發展。

那因此,我們在考的時候就要考最基本的,大家都必須具備一定有的能力,至於上法庭的能力,那本來就是後面的職業的培訓,而不是考試的地方,所以這是兩個不同的想法,那你假設說,那別人一定要什麼資格,如果那些人一定要資格真的有用,今天就不會有司法公信受信賴的挑戰的問題了,因為我們已經假設,考上那個試的人都高高在上,比別人聰明許多倍,我們是這樣假設在建立我們的制度,但事實證明真的是這樣嗎?所以我們就是要把這一點的思考翻轉,所以才會說我們擴大,然後讓我們的基本從事這行業的人他們都具有一定的程度,至於他們的將來在他們的發展之後,考完試之後因為他只可能那一天身體狀況不好,考不好的啊,那它可以透過進入職場裡面的競爭,然後他可以證明他其實更有能力去承擔某份工作,那當那些工作類別的時候,他在挑選的時候就會定出,你如果要來當檢察官跟法官的時候,你除了考試成績很好之外,你其實還要具備某種能力,那那個能力可能不是分數在前面的人有,可能反而是分數的人在後面的才有喔,這種機會就會存在,是因為這樣去思考,所以才說我們不要那麼多,至於考試院我們要給他們一點信心啦,就是說他們是不是都在原來的思考裡面,還是他們會聽到我們的聲音,他們也改變他們的思考,然後一起來創立新的制度,我覺得可以給他們一個空間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