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們好像都把他設定,這個律師是要來當法庭上的,其實有很多律師她是走商界的,非訟的,像鴻海本身法務部門就三百多個,那個你說他的受訓費用由國家負擔,對不對,鴻海他本身就可以了,所以我是認為說,實施實務培訓就好了,那個費用我們應該是設定說通過律師考試的,有一部份還要走實務的,比如說她到法扶基金會,到律師事務所,或是到那個我們現在其實那個可以開放檢察官助理,或是法官助理,讓他來這邊受訓,這個才是要走實務的,法庭戰士的,那如果你讓他走商務的,去當那個法尊長的,那個其實法務部也沒有能力訓練,司法院也沒有能力訓練啊,那個要直接讓他進那種上市櫃公司去,那個費用當然是他們自己去付,只是你有一個那個實務訓練的一個怎樣的一個考核的機制,然後讓他取得整個的任用,就是律師的及格資格而已,所以我是認為說這個經費由國家負擔這個應該不要啦,因為你既然受訓的方式已經朝向不限於法庭戰士的話,你要朝法尊長或是那個非訟的律師的話,而且其實那個應該是以後國家整個發展,那個部分才是最大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