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容許我講一句話,因為在我來想,對不起這是我個人看法,就是那個培訓,後面怎麼產生其實在我來看那個管道,幾個就目前來看,第一個當然是司法院,這是法官,第二個是法務部,這是檢察官,其實應該有政府部門,因為你所謂的政府律師,這就應該進去了,第四種可能是民間,民間包括企業跟律師事務所OK,所以那其實每一個單位應該自己都要有一個遴選的方法啦,而且他遴選進去以後我想法官,法院選了這次選了25個人進去,也可能要另外給他另外再給她培訓或幹嘛,那是後面的事情,公務員可能要去文官受訓還不一定啦,那檢察官可能要檢察官受訓,律師事務所說不定自己要給他那個,然後鴻海可能給他業務訓練,三個月,那都是後面自己的事,前面的這些,就是說那個遴選應該其實是後面加一句話是由各需才人員,需才機構,需才單位去做啦,當然那個我知道呂秘書長會想的一件事情,假如有人從第一天就知道我不要做公務員的話,那我們就根本不想負擔他的錢,或者是最多就提供他一個貸款,大概如此而已。

因為其實一個人,因為這是一個關鍵是在這裡,就是說那個人,他今天其實只是想進私部門,但是他也是被要求一定要經過這個過程,那個部分他也可能還是沒有錢的,所以你可能是需要給他一個貸款,我是這樣想啦,他以後賺很多錢那是以後的事,但是當時他是真的沒有錢的,而且你現在是讓他沒有辦法做,因為她,你讓他一定要經過這個才行,所以政府的人員,可能最後就是負擔,就是國家負擔了,不管是檢察官法官還是政府律師,但是進了民間私部門的那個部分就是用貸款了,所以你開始都用貸款,但是如果是政府的話當場就最後就免除掉了,或者是就那個,可以不要還了,但是民間的話就要還,有可能是用這種機制來做,我不曉得啦,我只是想這種可能性,但是那個管道是應該各部門都自己去找人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