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是承認,那我想要說明的就是說如果是採多合一,因為我們現在也不曉得那些要合一嘛。假定是這樣而且是有職前培訓,依照我的想像呢,就是說他還是必須在考試程序裡面最後,就是職前訓練完進行分發,這是比較合理的,而且也比較容易讓學員認真實習每一個角色。

那第二個就是說,如果他有可能,就是說擔任未來政府部門的角色,在考試機關他有很多事要做,他必須提供職缺,他必須提供職缺。因為他可能其他的公務員考試會因此而不考。所以他可能也必須要告訴我們說,我現在法制人員,譬如說有二十個缺,然後我行政執行官有二十個缺,這些放來跟……,譬如說什麼法官、檢察官、律師、法政一起讓你選填,然後再去比那個順序嘛。我覺得這樣子用考試分發是比較合理而且經濟的,否則你……,就是訓完了,讓各單位各自遴選,我們各個單位都要再辦遴選、辦考試。那現在那個司法院光是律轉法的部分,他們在職的律師要轉法官都還要經過口試、筆試還有很多審查程序,這其實並沒有節約考試的資源,所以我認為可能還是要這樣是比較合理的,就是用分發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