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但我真的要講,那個分發完全是政府的觀念。你今天可能這些人要進民間,他還是要徵選的。但我真的要講一件事情啊,如果政府……,我可以想像到一個效果,如果那個貸款是大家都要貸款,然後如果今天進政府,你如果進了政府,這個錢當然就是政府出了。那個時候,政府的競爭力可能比較強。但這個時候假如有另外一個人要去鴻海好了,鴻海就說我也幫你出,OK?因為你這樣子你就可以不要去政府,你可以來我這裡。其實到最後大部分的錢可能很多企業也願意出掉,那但是就真的解決了這些人的困境,國家也可以不要出那麼多錢。就是說這完全是看我們設計機制怎麼去設計。

但我覺得那個需求、需才單位,他真的有需才單位的需要的,我今天是需要檢察官跟需要法官,他可能真的不要……,司法院可能真的會想說我今天要的法官就是比較有社會經驗的,年紀大的可能好一點點,我隨便講的,這個可能不正確。但就是說他可能選擇是不一樣的,律師事務所想要的,跟那個企業想要的可能不一樣,還有學員自己的意願。那到最後,成績比較好的他可能就有比較多的選擇,那這裡頭會讓適才適所。然後政府還有很多其他的部門會需要,這樣子我們可以讓法界的、法學院的學生可以有整個的這個管道,我覺得好像是比較好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