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以一個小老百姓的感覺來看說,現在的新聞,讓大家感受到亂象就是說在這個標題頭,標題頭常常是充滿猜測和想像的恣意空間很大。

然後像這陣子發生了像南投弒親案,可是法院已經羈押期滿兩年放他了,有一天判他沒有罪的時候,這個弒親這個罪名在他身上何其沉重?然後像前一陣子農委會主委曹啟鴻先生,當時媒體報導他是說與三女共宿官舍,這樣子不是很誇張嗎?因為他這個事情的出發點是說,他違反官舍使用法,不是他去同居欸?可是這樣子的媒體,報了過了啊,大家印象會殘留什麼?「曹啟鴻尬三欸查某睏一起(台語)」,啊對這三個女職員來講,更是傷害啊!所以說,我想說想要請問在場的專家說,那對這樣的自律和監督,到底做到了什麼程度?而且依我個人的經驗來講,在上一次開完會議以後,那有媒體報導到我的部分,它還是一樣寫,服完刑後出來聲請再審,對我來講是一個名譽和人格的損失啊,到上一次開會還是在寫啊!寫的結果還是說,在網路上在媒體上還是寫,我已經關完了啊!我哪有去關?我明明沒有去關啊?那誰來監控這個東西呢?「我二十年後,我孫仔看到我阿工被關啊,我明明沒有被關啊,但現在還是存在啊」(台語),那誰來處理?我想請問現場的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