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大概講一下,因為我個人的媒體經驗,我待過公營的媒體,也待過民營的媒體,現在其實民營的媒體,不可否認,非常的競爭,那為什麼喔?剛才講說,有委員提到說,商業媒體的一個機制,它當然就希望,就網路來講,它希望有高的點閱率,就電視來講它當然有高的收視率,那這個高的點閱率跟收視率,再往前推,是哪些?當然就是閱聽大眾嘛!就是市場機制,它有這個需求,它可能好奇或怎麼樣,這個你就有個循環,雞生蛋蛋生雞的一個循環的一個過程。所以我覺得,我為什麼一直強調,當然這個題目可能拉得很高啦!我一直強調說這個應該是從一些所謂的媒體素養的教育這一部分慢慢去著手,當然這個,我必須強調,像這樣的一個工程,當然是很慢的,你不會看到即時的一個效果,但或許有人認為說現在媒體所造成的影響已經很及時了,你用這一個慢的處方可能解決不了,這個及時的問題,但是我還是要強調,你還是要從這一端來提升,才有辦法去做一個有效的管制啦!這不是叫管制,這叫有效的一個改善,你如果一再強調說用任何管制的方式,我跟你講,台灣人太聰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