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被CUE到五題,不曉得能不能在五分鐘內完成不可能的任務,第一個,針對簡單的,文化敏感度這件事情,就說我們的自律委員會裡面,其實長期都針對這個是有關注的!而且有非常多的案例的討論,我們這些十一年來所有的這些會議紀錄,都是公開,一切都是公開,可供公評的!那這個馬躍·比吼也是我們非常重要的這個自律委員,他現在有交接給另外其他的代表,也都是原住民代表,所以這個部分,我認為應該可能這位委員提的不可能是我們電視台,就我們不可能出現番刀、除草,這早就不可能,很多年前就不可能,不然馬躍·比吼委員就把我們吼死了,真的不好意思!而且我們,其實我們甚至你看我們的會議紀錄,真的麻煩大家可能可以花點時間去看,甚至於在會議上,我們的自律行為是受到肯定的,甚至原住民的委員會,委員的代表,外部諮詢委員對我們是有非常多的肯定。

那第二個就是說,所以我要講的就是說,我真的再拜託跟懇請大家,我們可不可以,我覺得現在的這個媒體環境真的相對很複雜,就是說從剛剛到現在,大家對媒體的一些認知跟批評,最後都還是回歸,請教NCC,NCC只能管電視,你們,就各位對媒體整個感受的問題最後的歸管還是只管到電視,就這是方法的,我覺得方法真的會偏誤,那我們能不能根據事實,就是說那而不是感受,丹佐華盛頓有這樣的感受,但可能歐巴馬不是這樣的一個感受啊!那我們不能根據丹佐華盛頓變成一個通則,不能根據某一個個案,然後就訂了一個管全部的通則。

回到剛剛談話節目很棒,其實你就直接講,就是政經,就那個節目的名字,不要講某,因為我覺得現在的狀況就是,其實我們在媒體,至少我們電視台的結構裡,我不可能有一個結構性全面的、惡質的,所謂的新聞加害的動作,不至於,但是某些個案有可能,它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完美,可能是「落漆」,可能是某些特定的目的,你就直接它這樣,你就直接去函它,要求它,如果澄清,但是j真的不要為了某一個個案,的某一個行為,然後就變成去做了整個結構式的歸功(不確定),我覺得這個我們可能會失去的比我們得到的更多。

那再來,我們每兩個月開一次會,11年以來,我覺得所謂社會認知的落差,是不是麻煩也是回歸到現實、事實,事實上啦!就是說可能會比較公平!

再來,回答封鎖線,這個封鎖線的這個規範,我們STBA真的很努力,我們甚至於之前,針對那個陳抗集會遊行,也都有討論過,但是呃……最後我覺得你可以去請教苦勞網的孫窮理,哈哈,我們這個所謂對封鎖線的,踏出封鎖線就逮捕這件事情,那我想你跟他溝通過你就知道,我們其實記協當時也是有發動我們協調,幾乎要成了,我跟各位報告,電視台甚至我都已經覺得自律到,已經都違反新聞自由了,最後是,網路媒體是不同意啦!那我覺得他們有他們不同意的道理,好,就這樣子。

那再來最後,回應主席你說,我們自律碰到的困難,自律碰到電視,我就再清楚一點講,我們電視是願意自律的!我電視自律碰到的困難一,確實就是網路媒體,這個案例就是,這是一個綁架案,而且它是一個未公開的綁架,不是一個公開的公車挾持事件,那你已經公開了,沒有辦法!它是一個檯面下的綁架案,電視台都知道,但是被網路電子報,把它率先曝光,曝光之後,我們電視台還是不報導,甚至於我們很雞婆,管很寬,跑去協調電子報,把所有國內電子報全撤了,但是很不幸,網路一定上傳,永留存,而且就到海外,我們撤到下午五點,國內的連電子報都撤,都協調完,我們也很謝謝他們願意配合,到了但是晚上八點,香港、什麼新加坡的網路電子報就回傳了這個綁架案,但我們還是不報導,這個我覺得刑事局可以幫我們證明,然後最後所幸是沒有報導,因為這個人質你看他真的被打得鼻青臉腫,所幸是救出來了!

那再來,所以我們電視台不是什麼都報欸!我們很多不報導,剛剛講這些我們都不報導的,還有這個我們的困難,網路、LINE,台東一個通緝犯挾持三個大學生,LINE全程直播,也是一個網路電子報,全程直播,包括這個學生,他現在要舉槍自盡什麼之類的,都有。那全國網友或者看網路媒體的也不會只是網友,觀眾都看到了!但我們STBA從頭到尾不報導,直到人質安全獲釋,因為我們有這樣的自律規範,我們就有落實就有執行,這不是我自己說的,這個是刑事局,他有我們的窗口,他有告訴我們,他上午就有寫,因為我們有跟他說,欸電子報都在傳了!好他就說他去協調電子報,但電子報都不甩他,網路媒體都不甩他,網路媒體是他不知道要找誰,那電子報的找的到的也不甩他,但是我們還是沒有報,所以他們很感謝我們,但我們其實並不是要這個感謝啦!我們是希望真的能夠把事情做好!

最後講一個案例就是說,這個提案裡面提到的媽媽嘴命案,其實我去找了,就是引述你提案裡面的原文,其實這個被冤枉的店長,他的說法是,我覺得他講得很公道,因為他是一個,真的是過來人,最恐懼的其實是整個社會的人云亦云,這是社會,社會的人云亦云,他不是講媒體喔!他最不能原諒的是金紙店的老闆,為什麼?因為他,當初是警察要攀誣他,所以金紙店老闆娘竟然配合做偽證,如果沒有電視媒體,他怎麼澄清?電視媒體甚至後來還做了他媽媽嘴咖啡店重新開幕的,重新奮鬥的求生的故事。就是說,所以我真的覺得解決的方案比較重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