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基本上其實不是說拿這個新聞自由來做一個很大的框架來那個,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今天的會就不用開了齁,當然我也贊成說像照貞老師講的喔。的確我們第一線的新聞工作人員他的成就感是什麼?他當然是伸張正義啊!這絕對是這樣子啊!絕對不是去拍那些所謂的血腥的畫面,但是為什麼會這樣子?我剛才一再強調的,我們要往上推,推那個就是一個價值的取捨,價值的取捨包括社會價值的取捨,包括媒體它本身經營層面的取捨,它這樣下來,價值取捨它要求你,你是第一線記者,你今天是從屬於我這個媒體,我要求你這樣你要不要做?

牽涉到這樣的問題,你說根本的問題你沒有去做一個改變的話,來要求說第一線的記者要怎麼樣,那可能很困難。那我要強調的一點就是,我們做這樣的我看起來其實……,憑良心講管制的措施還意味還蠻濃厚的,但這樣的一個結果是不是會給……我一直強調說會給外界,包括國外的一個對台灣新聞發展現象的一個看法,這個當中的平衡,因為事實上我們檢察官也講過,很多事實上它刑法民法本來就有那個東西了,那你現在又要來去強調這些東西,反而沒有得到它的一個效果,我們要的效果,但是可能…….講比較難聽一點,你可能把民進黨的這些執政的名聲都打壞了(台語),就因為這樣的關係,這要不要去考量?我覺得需要一起去考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