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致豪,1-3司法弱勢的保護機制是本組在議題的priority的討論上是重中之重,七成以上認為應該最優先被討論,在上次嵩立委員的提議底下,我們把三個委員的提案做一個排組的原因是因為看起來致豪跟儀珊委員的這個提案是接近通論式的,因為它就是要提供一個標準程序做一個辦法,適用到不同的訴訟種類,不區隔化來提供它一些協助的機制,但是它會落到另外一種個論上的,比如說後面會討論的原民、後面會討論的通譯,那這些今天這三個提案大概是因為在這個次序底下做這樣的安排,我個人想法是這樣,就是說我們司法如果得到多數民眾的信賴,它不等於是我們的司法是文明的,這是兩件事,也就是說在這個社會弱勢相對是少數,一定是,那多數人認為這個司法是可信賴的不等於文明的原因是因為,因為這個弱勢事實上可能沒辦法發聲而得到他們應該對司法有的評價,或是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去評價司法,所以這一塊各位委員會認為重中之重的原因大概心理上都有一個思維,就是說面對這種弱勢在接觸司法這種像天一樣高的障礙的時候,所謂的司法權的晉用、接觸,對這些人我們到底提供了什麼樣的協助?我們共同要思維是這件事情,現在不是說沒有在做,而是現在做的部分可能不夠好,有改善空間,那這個在這個平台底下我們集思廣益一下,趙委員他們所提出來的這些方案,有沒有可能造成政策上的一個連動性?各位想像的是這樣,司法改革會議是要提出一個政策上的能動,那有一個驅力讓司法者回頭思考這個議題,應該是在一個聚焦的狀況底下被集中化的有效處理,大概我對他們提案的思維是如此,提供給各位做個參考。

那接著,如我剛才講的幾個單位可以,就大家幫忙想,那甚至來努力的看有哪些地方可以做得更好的角度,來提出你們的意見,那我們依序就是內政部警政署都在五分鐘的範圍內,針對提案,因為各位看到今天會議資料的496頁,大體上這次的提案裡面,一個就要做實證上的檢討,這是基礎工程,另外要設法分別對弱勢被害人跟弱勢被告提供保護事項跟協助事項的作業辦法,還有可能要調整或修改相關的法律規定,大體上有這幾項,那如我剛才講的,因為五分鐘很短,不可能說全面的去表示意見,擇要、重點,來表示意見,好,是黃副局長來嗎?好,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