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孫一信副秘書長,那副秘書長剛剛有提到一個NICHD,他應該所指的就是類似這種特殊證人,弱勢證人啦、兒少啦、精神不足啦、精障、智障這些,那司法的詢問、訊問,他應該遵循的一些標準程序,來避免比如誤導、汙染、問題不理解等等,那這個在國外有發展出來,在現在台灣發展中,很初期。他可能要配合的司法詢問員,那他這個司法詢問員在現在的法制上的角色跟地位還有一點不太明朗,他也不太像通譯,因為他是負責來問的人,也就是說要問這些特殊證人要專業啦,不是一般人就可以問,一般人我只是法律的專業,比如說律師、檢察官、法官,可能不夠專業,而第一次要接觸他去開始做這些詢問,需要一個特殊的程序,那就是跟一般適用一般的證人程序不同,一般證人沒有這個考量,法官律師檢察官就按照一般程序來處理,但是碰到這些證人的特殊性,你要如何在哪個環境、哪個條件、怎麼問,那個是有要訓練的,而且有一個標準的流程,那這個就是NICHD的本旨。

當然他不是只有這麼一套啦,有很多的發展中,但是現在在性侵害案件裡面,有已經有在做這些事情,不過現在我們這個議題是更高度的,不是只有限於性侵,是跨領域的、跨類型的,都應該會產生相同的問題。那也就是說我們以司法的親近性來講,這一題來講的話,一般人的司法親近性跟弱勢的司法親近性的需求有非常大的落差跟不同,而這個gap如果透過一個政策跟法律的機制,把它拉近,永遠沒辦法拉近啦,你在做再多,那一個先天上的那個不足,那就是會造成相當大的落差,而這個是體現平等原則或是我剛才講的司法文明的重要指標原因在此。好啦,那機關還有專家的與談結束了,我們要進入這個委員的提問跟表示意見,來開始。有沒有委員要提問跟表示意見的?就大體啦,啊如果沒有……來,致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