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剛剛其實那個李老師在提到說,其實那時候儀珊委員這邊有在問說放進去這件事情適不適當,那時候在思考的時候是認為說,對確實如果把他,那時候其實有不斷強調說如果太簡化去認定就是原住民就等於弱勢這件事情可能那個進程跳太快。那問題是其實在我們這個會議一開始的時候其實我提到說,當代原住民面臨到的這個問題,不只是我們講說我們剛剛就包含說剛剛王委員提到說那個文化上面的這個被壓抑的這種狀況,其實在一般的包含說一般我們像心智障礙,或者是其他類似我們講的弱勢處境的這種狀況,其實原住民都會遇到,而且他剛剛王委員也確實有講說,我們也確實有很多族人的表現是在還蠻好的,那問題是你去看那個,我們講整個經濟收入比例、教育比例,那些其實都是在普遍是屬於我們講說社會比較低位階的狀況,那這種狀況來看的話,如果就整個原民的整個整體的處境來看他確實還是屬於中後端的狀況,所以如果就這個角度來看他是屬於弱勢的話,我覺得他其實就是,對,我想補充的是這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