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特別在經濟的這個層面來看,好謝謝。但是我沒有聽到如果把他放入這一個是好或不好,這個確實有點困難,當時刑事訴訟法三十一條在修法的過程裡面,各位講是強制辯護啦,強制辯護主要是低收入戶啦、身心障礙啦、智能不足這些,那後來原民也要求要把原民的案件納入強制辯護,當時也有相同的討論就是說那把原民的保護跟其他類型比如說低收入戶啦、智能不足並列,某種情形也會被標籤化就是說難道你跟這幾個類型是一樣的嗎?那當然這個是有一部分是文字之爭,就是說其實也不一定一樣,只是不同的目的底下需要被強制辯護的保護,那相同的道理現在我們現在如果要討論一套這一個統一的這樣的作業辦法跟處理,原民剛剛那個例示的所謂的司法弱勢的定義,那個範圍裡面原民要不要放進去?還是原民的部分應該在你那一部分作一個特殊的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