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們那個學刑事訴訟法都知道,或是學刑事法都知道其實如同剛才我們召集人講的,他是真的是一個很重要的社會的文明的指標,那一個國家對待這個少數的尤其這個被告或相關於這個大家都討厭的壞人這個權利的保障,怎樣的一個程度保障一個什麼樣的程度是很重要的一個重要的一個大家人權上很重要關心的一個所在,那現在剛才我們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是覺得就剛才如同我們召委提到三十一條的問題啦,我們在上這個課的時候一直在講為什麼把原民跟這個所謂的精神障礙這些人放在一起。那是不是我們把權利跟所謂的社會政策跟福利式政策把它搞混了,我剛才提到如果說從刑事法它本質要處理的是所謂權益的保障,那如果說這些其他的這種特殊族群的保障或弱勢的保障,是不是要放在一般的權利保障裡面,或是要特別訂,這是我們要基本思考的前提,那第二點我是覺得我們完全贊成現在我們刑事訴訟法去照亮到所謂的這些少數的族群。

可是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到底我們這些主責單位,因為我們後續還要去推動這樣的一個政策的規劃具體作為的實施,那主責單位我們剛才知道,從剛才提案委員的報告裡面可以感受到從偵查起訴審判都要涵蓋,那到底我覺得如果說要類似訂這樣政策,那我相信如果放在原本的機構內,偵查機構或審判機關內的話,其實他很容易又被原本的偵查思維所遮掩,他就又忘記了這其實是弱勢族群要保障的一個特殊的需求,所以我們是不是要先討論,第一個就是我們這些就兩個重點,第一個就是我們是保障是一種基本權利的保障,還是一種所謂社會政策或是什麼一個國家的一個福利政策的考量,是第一點。第二點我們主責單位是要機構內還機構外,如果是機構外的話那到底是要誰來負責,因為他要涵蓋所謂偵審甚至後面的相關的程序。那這兩點我看是不是提案委員能不能再說明清楚一點,或是我們大家委員再集思廣益再把他想清楚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