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譬如說像性侵害犯罪被害人,這就是功能性的,像剛剛講到說溝通有障礙的人,文化上了解有障礙的人,取代譬如說這個原住民,或者外國人,或者是新移民,大概這個意思,兒童這件事情,兒童本身也剛好有可能,但是因為兒童是會長大的,所以他那個標籤化比較小,因為他會改變,他的身分會改變,但是有些身分是不會改變的,譬如說男性或女性,或者是原住民還是不是原住民,這個身分不會改變,我們在談弱勢的時候我是建議我們特別注意避免這樣子的問題,因為這樣子會。最難的是有的時候他就是弱勢而且是需要改善的那個很明顯的弱勢,所以有的時候是要用正面的肯定的方法去提升,但是這種方式到最後就一定會引起那個刻板印象,譬如說我們現在法律裡面規定原住民一定要雇傭一定要百分之二,那這就是標籤化的情形,一開始的時候一定有幫助,可是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他反而變成是妨害,影響這個拉近平等的因素,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剛剛文貞委員講到了這個例子,譬如說裝一裝,我想我們應該要特別,我個人是想要特別提醒,我們千萬避免碰到這種事情就假定人家會裝,我不是在講文貞,我是呼應文貞委員講的,或說假定他會騙OK,被告講話都是騙人的,你說你弱勢都是裝的,其實法庭,科學的法庭,你是不怕人家裝或騙的,因為你一定有辦法揭穿裝或騙的人,如果我們今天連裝或騙都沒辦法揭穿的話,我們還談什麼公正審判?我們前提上是不怕裝和騙的,但是我們說人家裝跟騙有一個很麻煩的事情,就是你一旦說了以後你就假設人家都是裝跟騙的,這個後面反而是一個很糟糕的那個印象,這個是不利於我們這個用科學的方法去解決這個公平審判正當程序的問題了,所以我覺得我們一定要避免這樣的事情,因為這是很普遍的啦,說他只要是弱勢就他就裝一裝,如果是科學的話他裝不了的,他只能裝一時不能裝永久,那只能騙一時不能騙永久,我覺得這是我們在談這個問題的一些前提的認識,我覺得應該溝通,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