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目前台灣有差不多六十六萬的移工,很多很大一個數字,然後還不算移民,那剛剛致豪委員提的有關司法單位針對這個跟被害人做筆錄的事情,是非常嚴重的,當一個被害人被送到一個警察派駐所,然後警察派駐所說你是移民,你是移工,把他送到專警隊,專警隊收到了以後說,喔我們這邊不受理,因為警察送你來的,所以我們會這邊等,等然後呢就是以後這件事情被媒體知道了,然後就另外一個派出所來搶人做筆錄,做筆錄的時候人已經那時候就兩天不吃飯,所以呢當時就暈吐,頭痛還是一直強迫他做筆錄到早上兩點三點,這件事情以我的看法來看這個不是法律問題而已,這個是文化的問題,那所以今天我們談是有關這個如何來保護這些弱勢的,我想我們很具體地來考慮一下這個為什麼執法的單位,有用這樣的方法來對待那些弱勢,他是不是文化的問題,還是一個習慣的問題,如果文化的問題的話,我想這個是必要深刻的考慮然後來針對這個重要的這個文化的問題然後來解決,那剛剛黃委員所講的,我真的非常贊同,就是說這個是整個社會一起來看這件事情,如何來保護這些弱勢,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