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主席,我只是針對這個提案有幾個小問題啦,那第一個問題其實剛剛其他委員都有提到說,因為這個牽涉的整個這個範圍太大,所以到底是要由哪一個部會或是說哪一個院級的一個,那這剛剛其他委員都有提到那我就不提啦。

那這個關於本件提案,儀珊委員跟那個致豪委員有提到說他們的用心是說想要把這些有關於所謂的弱勢被害者在全面司法程序都可以適用,包括民事刑事跟行政作業行政訴訟,那但是我看那個建議改革作為裡面的用語好像比較還是偏向一些刑事方面的一些規定,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刑事訴訟的部分,因為我覺得跟民事跟行政比較起來,他還是有一個比較特別的地方,也就是說在刑事訴訟裡面他涉及到一個,一些強制處分的問題,那怎麼說呢,因為剛剛那個而且剛剛致豪委員有特別提到這個受訊能力或是受審能力的問題,那這個剛剛儀珊委員也提到說我們現在要作一個初步的一個篩選或是評估這個人有沒有受訊或是受審能力,那但是用在刑事訴訟上面會有一個實際上面操作的問題是說。

比方說我曾經處理過的案例就是說如果一個遊民,然後他看起來好像有一點這個陳述能力不是那麼完整,那這時候當他被第一線的警察移送進來之後,那檢察官在處理這個所謂的現行犯,到底我這時候要決定說他在問他的時候他已經顯然他已經可能陳述能力不是那麼好,那這個時候是不是已經受訊或是受審能力有問題的情況之下,我要怎麼去接下來處理說我到底是要把他就請他回去呢,還是說因為他是遊民的關係,我要因為我怕他不能來接受之後的審判,那我是不是要聲請羈押呢?等等的這些情況,那如果在受訊跟受審能力還沒有確定的情況之下,這個我們第一線的這些人員,我們要怎麼去做成這些決定,恐怕會有一些疑問,而且又卡到說這個刑事訴訟法上有所謂的24小時逮捕的這個問題。

所以我只是提出這個問題是想說,我們如果要建立一個全面性的這個作業辦法,是不是也有需要去考量到,刑事訴訟在這方面的一個特別的一個特殊性,是要分別的去規定還是說我們就是可以這樣直接訂一個保護弱勢被害人或是保護弱勢被告的一個直接給他們作一個適用到全面的一個訴訟程序,這個我想大家可以思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