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就是我一直要想的,我為什麼特別感謝趙儀珊委員,就是她的報告讓我長期一直在鼓吹的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的落實,有了一個方向,因為我一直在想究竟要在法庭如何落實,那我的第一個靈感、第一個心得就是,其實在法庭裡面,沒有強者,那是一個(聽不清楚)的戰場,那麼要非常堅強的人才可能經過那場戰役的存活,甚至連法官自己都認為他是弱勢,還不只是被告或其他人,你看看最近法官在這場國事會議的說法,或者甚至是法庭直播,馬上當要公開的時候,他們就發現自己是很弱勢的了。

那我就在想說,如果我們所有的正當程序,都是以把每一個人當成這樣的弱勢對待的標準去建立的話,那整個的一套正當程序就建立起來了,我想的是這一件事情。那於是我就想說,所以很謝謝致豪委員,剛剛讓我能插一下話,就是這是在制定一套特殊的規範嗎?我認為不是,所以這一個最基本的,能夠保證正當程序真正能落實的規範,那如果這樣想當然是有點大,但是我認為趙儀珊委員所建議的為什麼,我覺得前面那帽子其實不是很重要,反而她建議的是很實際的,就是我們就透過這個統一作業規範的制定,然後將來回頭去影響到我們整個正當程序,整個刑事訴訟的修改,但是從這一步去做,這是現在可以做到的,這是我比較想,我一直在想剛剛,請大家幫忙一下,剛剛那句話有需求好像是不太對的,於是我就開始在想什麼叫司法弱勢?那要前面把那句話寫出來,就是所謂的司法弱勢,就是他沒有辦法受到正當程序的保障的人,他即便站在那裏,他也無法享受那個正當程序,所以是不是有辦法,在那裡面可能要多加幾個字把它寫出來。文貞委員,拜託就這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