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很感謝剛剛照真老師提出的問題,還有文貞老師提出的問題,那其實我們在想到這個東西的時候,確實喔,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跟國外的弱勢被害人特殊辦法對於我們來講其實他可能並不是一個夠好的標準喔。那我們這邊其實真正希望能夠檢視的出發點是從現有對國內具有法律效力的人權公約,包括公政公約、經社文公約、兒童權利保護公約、婦女權益保護公約以及身心障礙者權益保護公約,這五大公約來作為出發點,全面的希望去進行檢視,然後來訂定一個……就是說……。

等於就是我們在公約的施行法都會固定叫我們做這些所謂的優先清單、所謂的檢視事項跟優先更正事項,包括法律跟行政等等部分,但是說文字上一下子不知道怎麼表達,所以當時我們是先寫比較具體的東西啦!測謊那個其實就是一個例子,就是說我們目前其實針對這個弱勢被害人他本身可能在溝通,剛剛我們講的溝通跟理解能力上已經有相當的弱勢的需求狀況,那你在對他進行測謊的時候,其實這個不管在證據法上來講,或者對他們權益的保障上來講都沒有一個充足的理由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