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OK,謝謝。那就除了常態預算之外,我們希望可以開放更多管道可以讓這些有意從事去培訓這種人才的人有一定的經費來源可以運用,包括阮神父他們的這些東南亞姐妹們,他們自己,即便自己願意做,可是目前受到的補助事實上都相當有限。如果能夠開放更多管道對他們事實上有更大的幫助。

第二個是我們期待說,能夠修訂法院通譯特約約聘辦法,確定通譯的專業度,因為它裡頭的第四條第一項第二款,有關語言認證這個部分,它目前就是要求經政府核定合法設立之語言機構,所核發之翻譯能力達中級以上證明,你只要檢附這個影本,你就可以來申請,那重點在它第三款,它說如果無法提供前款語言能力證明者,得以其所通曉語言之地區或國家連續居住滿五年之證明文件代之。這個規範一直讓我們覺得很過於寬鬆,方便法院便於行事,那我們期待這條,這個部分是可以把它刪除掉。那已確定在法院通譯的專業地位,不是僅是在告知各該語言,他,……我知道這個語言這樣就可以了,可是要真的有能夠達到通譯的目的。

第三個,我們期待是,期待有關機關能夠開辦相關的語言各級證照的檢定,來強化通譯人才的專業水平。就各類語言別的法庭翻譯應該比照手語翻譯的證照制度。由勞動部技檢中心出面來整合現有的專業能力開辦相關的各級語言的證照檢定,那除了可以彰公信,強化通譯人員的專業水平,那這一塊就是說,如果一旦是由國家證照制度,它來確立的話,最大的好處在於說,它強調實務的能力,它不一定會有學歷上的限制,那反正你有相當的能力者,就可以逐級取得各級,各個級別的證照,然後提供適當的服務。那剛剛阮神父提到那個問題就是說,現今外偶想要擔任通譯,因為學歷不足沒有辦法被選任的問題,在他取得這種專業證照就可以化解掉。

第四個,我們希望能夠建立統一的通譯人力資料庫,擴充專業能力的量能,然後能夠公開資料供各用人機關來選任,而且同步齊一各機關的用人跟付費的標準。那我們現在這件事情是由司法院能夠來建立啦!那除了它可以全程保障我們司法事務溝通沒有障礙之外,那各法院他們在試用現有的通譯規範之外,相關的偵查或者是矯正機關它們所有的溝通服務,也應該同時一體適用,不是單純只集於我們院部所需要,前端的警察局,後端的矯正機關,事實上都可以有一定的,同樣的一個標準存在。

這一點是我們阮神父特別強調的,通譯應該在司法程序中隨時同步口譯,使我們訴訟當事人充分了解即時的狀況,也能夠節省這個問訊的時間。因為現在的口譯基本上分兩種型態,一個是所謂連續傳譯,另外一個就是同步口譯。那最大的差別連續傳譯就是我說一段,完了以後他才翻另外一段,所以你用到的時間是double的時間,那它可能會比較精準,可是非常耗時;那同步口譯就相對比較省時一點,可是它需要的專業度也更高,那阮神父建議說,用同步口譯為我們最佳的翻譯方式,然後希望可以縮短我們這個審查的時間。現在我們手語通譯的口語翻手語形態就是同步,就是如果今天不管是檢察官或法官,或警察在問訊的時候,他說什麼我們就是馬上比什麼,可是在手語翻口語,就是聽障個案他回答的時候,這一塊比較沒有辦法同步,因為語法上是不一致的,所以這一塊可能採的是連續傳譯的方式。那阮神父同時建議說,我們通譯應該在開庭前跟訴訟當事人可以有一些簡短的認識,那知悉案件的過程,雙方建立初步的信任關係。事實上這個是在所有的翻譯學上面的一個基本要件。

再來,我們希望修訂相關的規範,讓當事人不違背法令的條件下,得以自行選任通譯。這是剛剛阮神父所提到的。就是說,現在有通譯倫理規則,有應該要迴避的那些規定,如果在不違反這相關規定底下,我們期待可以讓它有更多的彈性,讓……如果我們人力夠充足,那讓我們可以自行選用我們所需要的通譯。

再來,有關刑事訴訟法第99條的規範,它上頭明定被告為聾或啞,或語言不通者得用通譯,並得以文字詢問或命以文字陳述。那我們希望把它修定成說,應用通譯或聽打服務,這是我前頭提到104年12月修定的身權法上頭,對聽語障者他們現在,除了,因為不是所有的聽障者他都會手語,那他如果他受的是口語教育,他也不盡然百分之百知道你在法庭上面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才會有手語跟同步聽打這兩個可以同時存在,讓他擇用的這樣的一個規範。那我們期待說刑事訴訟法這個99條可以跟著修訂,讓除了有手語通譯之外,也可以有同步聽打的服務在裡頭。事實上,這樣的規則在於整個國……..我們其他的國際常務或是上頭,已經是行之有年了!包括我們2009聽到的場子,還有,現在很多聽障的大型的活動,國際活動,都有同步聽打跟手語翻譯兩個同時在會場提供服務。

再來,政府應該開立專業的課程強化通譯的能力,那這裡講的是,所謂的專業課程不再只是我們剛剛講得22小時的,讓你選任後的那種訓練而已,是有關於法務上頭所需要的通譯的那些專業,以我們今天在場有兩位手語通譯老師來講,他除了具備基礎的一般的溝通能力之外,相關的法學術語或者是整個程序上面的認知,他都得受過訓練,我們指的是希望有這方面的課程可以加強。

最後一點是我們阮神父一再強調,判決書應該提供各該當事人的母語翻譯文本,因為,現在都是中文文本,迄今還沒有使用訴訟當事人母語的,雖然我在資料上面,那個院部的回覆上頭有說有提到,但是實務上我並不理解,所以這個要請我們阮神父來補充看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