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主持人各位委員大家好,那我就李振輝老師所提的建議改革作為跟司法院有關的部份我先做一些說明。

那司法院的,書面意見的部份,就請委員參閱541頁以下,那就李老師所提到的具體改革作為,在今天的書面525頁的地方,那其中的第二點提到,就是要修改我們的法院特約通譯的約聘辦法,那就這個,把原來的文字從語言能力改為翻譯能力,那這個部份的話,目前我們所面臨的困難就是說,有沒有這樣子的鑑定機構有辦法去幫我們做語言翻譯能力的鑑定,這是一個客觀,假設有,那我們來修這個條文當然沒有問題。那就第三項刪除的部份,就如同剛剛移民署的代表所說的,因為現在就是說,很多東南亞語系,它還沒有一個完整的語言鑑定機構,所以我們為什麼在辦法裡面會用居住達5年,那其實目的就是要去解決目前我們通譯人數不夠的問題。那假設說將來我們所有的語言別,關於鑑定的部份都有一個機制的時候,那我們把這個東西,刪掉,我覺得到時候就沒有問題。

再來在526頁的地方,第4點,那個李老師有提到,就是說,由司法院來建立一個統一的通譯人才資料庫,那就這點來講的話,就是說,司法院在特約通譯的部份,這幾年來其實一直努力地在做,那,如果要由司法院來建立一個全國統一的話,會面臨一個問題就是說,因為司法院所培訓的,還是以司法翻譯為主,但是,就行政院行政體系來講,他們可能有很多不同類型,比如說醫療的,然後勞工的,然後各種不同的類型,那司法院可能也沒有辦法單一去建立一樣,這樣子的一個,有辦法讓全國所有公務機關都能夠一體適用的人才資料庫,所以就這點的話,可能要請委員們再考量看看有沒有辦法去區分就是說,行政機關所需要的通譯人才跟司法機關所需要的通譯人才,他是不是一樣的?

那再來的話,就是說,第6點的部份有提到,就是說,在不違反當事人的……不違反現行規定底下,由當事人自行選任通譯的這個權利,那這點我想,也是會回到那個問題,就是說,我們目前的通譯人才的這個數量到底夠還是不夠?那如果說,通譯人才的數量夠的時候,當事人要選任,他選任的這個人,也是符合,我們法院所規定的特約通譯的條件,我想這樣子的話,應該就比較沒有問題,因為我們在今天的資料裡面有特別針對一個部份,就是說目前,尤其就手語通譯的部份,因為也要非常謝謝那個李振輝老師的這個提醒,我們去做了一個搜尋才知道說,全台灣目前,擁有乙級的手語通譯的人才,總共人數才23位,我不知道這個資料有沒有錯,才23位。那我們司法院目前的手語的通譯的這個特約通譯的部份總共有17位,那擁有乙級的是兩位,丙級的是12位,那有3位的部份是沒有,那這個部份我們可能我們自己需要檢討,那為什麼我們沒有辦法全部都用乙級的?原因就是因為乙級的全國只有23位,那人數真的很少,那所以我想這個都是我們面臨的一個客觀上面的問題。

那再來就是說,如果把我們剛剛講到說連續居住五年刪掉的話,在我們的書面資料553頁,就會出現一個目前很嚴重的斷層就是說,我們總共有130位的特約通譯,各種語言加起來,他們都是以連續居住作為取得語言能力證明的,那我們底下有列了一個就是更有趣的現象就是說,有一些是留學日本的博士、留學美國的博士,但是他沒有去取得一個語言證明,然後他是用在該國連續居住五年以上,那這些老師其實他本身,他的能力已經到可以出題了,就是他可以去出那個語言檢定的題目,但是他自己沒有去考那個語言檢定,可是他在該國居住五年以上,那如果說我們把這樣子的人也排除掉我們的特約通譯我們就覺得會有一點可惜。

所以我想司法院是基於很多這樣子的考量,所以才訂出我們那個通譯的相關的辦法,但是我要強調就是說,我們這個辦法並不是不能修,但是修這個辦法要配合一個客觀環境就是說,我們台灣的通譯人才是不是已經足夠到那樣子的一個程度,那如果沒有辦法足夠到那個程度的話,司法院目前還是用這樣子的方式來運作,那以上是特別跟各位委員再做說明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