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那我想這邊是一個很好的時機,那我就把,就是等於……就把問題拋出來,那等一下請我們司法院的那個副廳長或是其他的那個同仁在跟其他的委員,特別是就是比較不了解我們通譯現況的委員再說明一下,我們司法院目前的這個通譯現況這樣,可能就有助於我們接下來的討論啦。

好,那第一個問題就是說,就是想請司法院就是幫我們說明一下目前喔,我們法院通譯的整體政策是什麼?因為我們都知道就是通譯大概有兩種嘛!一種就是,剛剛我們聚焦討論的那個特約的通譯,另外一種就是法院本來編制內的通譯,那我想這個部份事實上我覺得司法院這個部份可以再多做說明一下,那以我個人以往的經驗的話,就是說,比如說我服務的地區,曾經在新竹還有桃園嘛齁!那目前也在桃園,那理論上應該算是我們這個客家大縣嘛!可是以我個人的經驗啦,不曉得現在的狀況,就是說,以前我在新竹服務的時候,新竹只有一位通譯會通曉客家話而已,那但是,客家話又分很多種腔調阿,所以比如說,那個當事人可能講不是那個通譯那個腔,我們就要請客委會來這個提供,那目前桃園的狀況,也是類似,就是懂得客家話通譯是滿少的。那光是本國的方言就有這個狀況的話,那所以想請司法院再說明一下,就是說我們在這個部份怎麼樣調配?就是現職的通譯跟特約通譯之間的這個均衡這樣子。

那第二點就是呼應剛剛阮神父講的這個裁判書,或者是司法文書,能不能用外國語言的部份,那這個部份的話,我想法院組織法已經規定的滿明確的,就是訴訟文書應該使用我國的文字嘛!那有必要的時候是用加註的方式,那除了法令的限制以外,事實上我想可能也考慮到就是外國的做法或平等互惠的部份,譬如說,以往我們有接觸過,我們的被告或當事人在外國涉案,結果被外國法院判決,那據我所知,那外國法院也並沒有提供該國語言的那個司法文書來給我們這個我國的這個受刑人。那所以我在想就是基於這個國際平等互惠的考量,是不是也有可能,那如果排除掉法令的現在或是平等互惠的話,這個部份司法院有什麼看法沒有,那就提出這兩個問題,就是看司法院能不能就是再說明一下,讓委員們更加了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