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進入討論前,我表示一下這個議題的重心在哪裡,當然是我從提案委員的所傳遞出來的資訊是,呃……當然你可以講萬般都是錢,就是說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萬萬不能,就是說這些事情到底要花多少資源?要花多少預算來做,那有沒有提供足夠的政策誘因讓這件事情做得更好,顯然現在是有一些不如人意之處嘛!那比如說裁判書,是不是應該,你的被告對象是外國人,他的母語就應該讓他知道,其實跟平等互惠,或許有關係,但是也可以沒有關係的原因是因為,那是一個文明的指標,我們文明不是說你對我好,我才對你好,我們文明的指標說,你使用我的司法制度,OK,它也是近用權,那他進入這個體系裡面,判決要讓他能夠充分理解,在這個前提底下,我們可以做些什麼?而且那些還沒有做過?它一定花錢啊!你們想想看,今天找一個一個月呃呃……這個東南亞的語系的文化的語言要來做一個適切地翻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放下去的錢一定也很貴,通用的英文,也很貴!那一樣在這個錢的考慮底下不做,但是現在我們要面臨在這個司法改革上面的理想性,這是我們應該去想的,我曾經講過喔,這個議題要散發,收斂的權責在政府單位,那我們如果先收斂,那後面就沒有討論空間,那這個理想,或是這個缺失的改善就永遠沒有被落實。所以相對以這一個司改會議的平台跟功能來講的話,對於要花多少錢,事實上是不在我們考慮範圍內啦!幾乎可以這樣講,我們不做可行性評估嘛,可行性評估是後段的事情,所以前面議案松廷委員才講說我希望,我有一個期待,應該編列充足的預算跟員額,這是我的期待嘛!本組的期待好嘛!那你總統的位子,就是在決定資源分配,你會不會在這裡多放一點資源,那是總統的高度決定,尊重!但是本組的立場跟想法,在這裡可以被充分地表達,我想在這裡面議題的掌握先放在這裡,一定有不完美,有一些客觀條件的問題,剛剛副廳長講的我們都懂,但是我們倒過來想,誘因如果夠,比如說我在日本,曾經參觀一個法庭的同步的英語通譯,那個時薪是一萬塊錢台幣,我們花不下去啊!但我如果問,我如果說法庭的通譯,司法通譯喔我講,司法通譯限於司法通譯,一個小時不要一萬,一個小時的時薪是五千,打五折好了,那個誘因才會造成那個客觀條件產生啦!那你如果一直壓得很低,那誰來啊?那就是「加減做」,兼差的啦!阿找不到人隨便找個人,那個專業性永遠無可建立,所以這個提案的價值在於說,你如果沒有給政策誘因,那這個專業性就永遠在那個位置,在那個水平,這個是我們在文明指標上面,沒辦法忍受的,或是予以忍受的嗎?我想,這一個呃,這個議題討論的價值跟重點,我做一個會議上的,不是提示啦,就是我的一個意見。

我們是不是直接進入議題討論,因為他很具體,好不好?那議題討論前,我這一個擅作主張,循例,我加個帽子,因為這九項有涉及到不同部門跟單位,那個主詞都沒有被呈現出來,那所以在要以那個呃……家豪,要以李委員剛剛的那個,他事實上都改過了,有調整,李委員剛剛那個powerpoint的報告裡面為主,對吧?以powerpoint的為主,以powerpoint的為主,那拿powerpoint的出來改,到建議改,對,1,好,那1前面加個帽子喔,這個帽子我口述,然後各位也聽聽看,有沒有調整的必要,好了嗎?前面在小1之前加段就對了!鑑於聾啞、語言、文化等隔閡因素,造成此類司法弱勢者參與司法程序時,發生溝通或理解困難之障礙,影響其司法近用權之實現,為建構無障礙之友善司法環境,政府應編列充足之預算及員額,強化司法通譯資源,並確立司法通譯之專業性,建請相關單位研議下列具體改革方案。

好,我綜合了那個,欸這個議題的本旨,還有兩位提案人的意見,我先戴這個帽子,可以嗎?可以,那我們就接下就一個一個來,那這個帽子的文字,各位有沒有什麼增刪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