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借我打個岔,這一個我看了美國有一個法庭通譯法,我反而認為在法規範層面上有它的道理在。因為老實講這通譯跨了剛好你下面那個題目第6題,跨了院部了,以司法喔還不講說全部的通譯,各種各樣的通譯。行政也有行政通譯的問題的問題。那以司法這個層面的案件跟司法改革有關的話,那個司法通譯的專業性應該建立在兩個因素上面,第一個它當然要有基本的翻譯的語言能力、或手語或什麼。第二個,它事實上要有法律上的能力,日本那一個喔,日本那個可以收到一個小時一萬塊是因為,那個通譯人員同時對那個法庭人員,說明法庭進行的程序跟情狀,一般人哪有辦法?現在做交互詰問那搞不清楚交互詰問是什麼,什麼叫主詰問、反詰問,什麼叫異議?完全不懂。所以他幾乎是在同步的口譯過程裡面,要跟他講說現在在做什麼,利用那個階段跟他講,讓他人身在其中,而不是置身事外。所以那個價值才會拉高,只要是翻譯,假設只定在翻譯,他對司法通譯的專業性就司法那兩個字的意義就不見了。那現在沒有辦法,就是說現在因為來自於人力的不足,所以現在有一點將就將就的,可以這麼說啦,我們也「沒法度」,能夠溝通了解也要看程度不同,那在這樣的一個費用代價裡面找的人就沒有辦法高度要求,那現在就是說,如剛剛講的,就是說我們希望說提昇它的理想性的話,那是不是應該是這樣講,是這一個通……呃司法通譯的這一個人力去,逐步應該要,逐步要,這一個考慮廢除這一條的規定,如果這樣呢?加一個前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