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現在你如果要去做,這個他是誰要來做,這也是我第二個問題。你說政府,那政府很廣,你是哪個單位要負責這個事情,勞動部嗎?如果剛剛說證照,是勞動部發的,勞動部因此要去開課來訓練;還是那個應該是市場機制。其實某種情形專業化讓它從市場機制來是好的,因為譬如諸多的證照,你也知道,都是原來既有的教育訓練跟其他的職前訓練,然後取得證照執業,不是由政府來負擔訓練的,政府的訓練義務通常在公務員,這沒問題,那你這個民間證照,政府還負責訓練的話,哪個單位來做這個事情,可能會有一些,不曉得怎麼放那個位置。就剛剛致豪講的二擇一啦,現在我們如果走市場機制的話,理論上不一定要由政府,政府要做也可以啦,譬如說它職業訓練,它需要去做這種培訓,那可以,但是這裡是有一點希望政府要來做這個事情。那……是,阮委員。

阮文雄委員

我的看法是,政策上是政府來規定,然後怎麼經營就由市場來決定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