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對不起,我有不太一樣的看法。第一個,基於憲法下面的平等保證原則,作為我國司法本身被裁判者的,特別是在刑事訴訟裡面,因為剛剛我們少家廳的法官,他其實有提到,在行政訴訟跟民事訴訟是得附譯本;可是問題是,我們現在在講,特別是刑事程序裡面,這些被告的外籍移民、移工,多半是經濟或社會上的極端弱勢者,所以說基本上,我認為依照司法進用平等保障原則,賦予他們一個譯本並不為過,當然可能會有額外的費用沒有錯,但是就算是民事跟行政的部分我們不想做,至少刑事的部分,涉及剝奪生命權跟刑罰權,我認為有做的必要,這第一點,但是做到什麼程度,確實有它的困難,例如說如果以司法文書來看的話,包括起訴書、包括判決書等等,是不是目前在資源有限的情況底下,先請司法院研議,以起訴主文、簡要理由等等,作為一個翻譯的客體,讓他至少可以得知,像我們之前曾經處理過宜蘭一個印尼漁工案,他們至少要知道我被告什麼罪名、我被判了多久、我被起訴什麼罪名、基本上法院判我有罪或者是不起訴處分的理由是什麼,那這個我想是在憲法以及國際公約的價值底下,我們應該要提供的,我還是認為這個可能跟互惠、或是世界上有沒有國家這樣做可能沒有關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