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剛才許籌委講的事情我也做過,那時候我被邀請,司法院大法官,把它翻成日文。那其實我覺得更重要的一個重點在,我們現在想像的好像是,簡單講,我覺得司法審判,大家有些意見不同,用我們現在的行情去想像現在司法判決的文書啦,簡單講,可是說如果回到我們整個審判的基本原則,就是直接審理、言詞審理,應該判決,如果說我們剛剛的討論脈絡,應該是通譯的時候,在判決、宣告判決、或是整個進行的過程當中,應該他當場就要知道了,那這個判決文書的提供只是後面的一個告知,讓他可以方便做一個上訴救濟等等之類的事情。所以我覺得說是不是,如果我們前面做的好,剛才我們討論的那幾項做的好,它原則上,我們可以想像,就回到我們審判的基本原則,是言詞審理、直接審理,現場他應該都知道,包括判決宣判,我一直認為判決宣判被告一定要到庭,那被告到庭的話,那通譯如果扮演稱職的話,他應該當場聽得懂他判有罪無罪等等之類的。

那後續我是覺得,後面應該可以修正,我是覺得各國如果有的話,應該也不是像全本去翻,尤其我們事實審,我們現在常常,可能現在問題比較大的是,我們現在想像我們用目前的標準,我們整個判決書可能幾萬字,而且好像我們的行情寫越多學問越好,可是這是錯誤的。所以我是建議就是說應該有,可是它的應該有應該回到直接審理、言詞審理,應該是以讓他方便上訴救濟,那可能文本方面應該是擇要,判決的主文或是其他的重點判決理由為主,而不是像我們現在事實審的判決書整本去翻譯,那真的是,我想大家可能是受不了,我想要賺這種錢的人他也受不了啦。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