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有一個想法,各位聽聽看,確實剛剛您的提議是對的,你讓他理解、把他翻成文字,也是一個隔閡,就是說能不能看得懂,教育程度又不一樣。所以應該,更深層的想應該是說,這樣的司法文書,如果用適當的方法,使不通曉中文的人能夠理解,包括口語、包括文字,各種方法,那這樣留下一個彈性,也就是說目的是要做到這樣,你說我判了他根本就不懂你在判什麼,事實上那個意義就沒有了。判決是要讓人家接受,它就是一個說服嘛,不管你認不認罪啦,它就是一個說服的說理過程。那這裡應該是要,譬如說相關司法文書,不曉得哪一些文書啦,都可以,都包含,應提供不通曉中文之人,很多包括原住民不通曉中文,應提供不通曉,不要不諳,不通曉中文之人適當方法,理解各該文書之意旨。

還是有點文謅謅啦,意旨而已啦,就是說,你用什麼方法讓他們,適當,適當的方法這裡好不好,要幹嘛,要理解這些文書在說什麼啦,判決也好、起訴書也好,就要讓他了解。所以裡面就例舉嘛,譬如說你看情形,應該由通譯去講,通譯看得懂嘛,通譯用口述的方式為之,可以,你就再花錢找通譯去做這件事情;那至於正不正確,那個再調控,那是研議問題啦,我先把它完足化,我認為這還是有一個方法,而且又是跨院的,因為它也是,仍然是建請司法院會同⋯⋯不是不是,後面說明,建請司法院會同行政院就相關司法文書如何以適當方法,逗點,使不通曉中文之人,理解各該文書意旨,以落實友善司法環境,以落實建構友善司法環境,之目的,之保障語言司法弱勢之目的,其他刪。好,蔡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