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剛才秘書長的報告,我有兩點意見齁,第一個就是關於專家證人的制度,我個人很贊成專家證人的制度,我也曾經發表文章認為說,依我國目前的相關的證據法的規定,其實對證人並沒有限制於目擊證人,應該是可以擴及到專家證人,那關於性侵害的案件,其實這個部分已經有修法,包括到專家證人,但是對於剛才秘書長就專家證人部分的報告,我還是有一些憂心啦,就是專家證人其實它也有很大的缺點,兩造都可以去請專家證人,譬如說以一個刑事案件來講,被告請了專家證人,鑑定他的精神能力,一定說當時他是沒有意識能力,所以沒有責任能力,那以檢察官請的專家證人一定認為說他是有證據能力,那法官或者是參審員或者陪審團,到底要相信哪一個專家?所以它本身是有一個很大缺陷,這些專家作證的動機,跟公設的鑑定人就不一樣了,那兩邊的專家證人又一定是不一樣的結果,所以我的意思是,我贊成專家證人制度但是它的範圍跟鑑定,其實它鑑定有很不可抹滅的功能以及它的公正性,所以可能要做適當的區隔。

第二個,就關於秘書長剛才有在報告那個準備程序,準備程序因為在書面報告裡面有說,希望在準備程序結束前,就證據能力做裁定,這個我也是很贊成,但是也是有一個區塊漏掉齁,就是以在美國……就是準備程序前就證據能力有無做裁定,它有兩個好處:第一個、避免無證據能力的證據,依目前的制度,很可能也做審判、也做調查,然後後來認為、即使認為到最後認為是無證據能力,但是它造成審判程序、調查這個證據的浪費齁。

第二個、目前的缺點是證據能力的有無,是在審判書的一段,那就這個意見呢,常常不清不楚,尤其是最高法院的判決書,關於證據能力的有無,常常很不清楚,而是交給高院的時候,高院的還要再去揣測最高法院到底是什麼意思。那如果是「證據能力有無」不在審判程序結束前就做裁定,那這個會讓證據能力有無意見比較清楚,但是它還要再配合是不是對這個裁定可以不確定吳委員的說明、可不可以抗告,依照目前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四條的規定,因為它是在判決書的一段嘛,那如果沒有考慮這個進去的話,將來會變成是沒辦法更改。那應該是要把它設計成可以抗告,如果是最高法院允許的話,也可以上訴到最高法院,這樣才合理。因為這樣的話才會促進證據法的發展,才會讓證據有沒有證據能力,法院最後的認定到底是怎麼樣,清清楚楚,報告完畢,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