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大家好,剛才那個呂秘書長提到的那個配套措施裡面有一項是紓減一審訟源齁,那其中就提到說可以擴大緩起訴處分的這個案件的範圍,那這個部分的主張我是贊同的,法務部基本上也是有提出這樣的一個政策,但是我要特別補充說明的就是說,緩起訴處分的那個就是案件範圍的擴大,是會紓減審判的訟源,但是對於檢察官的案件來講,它是會增加負擔的齁。那各位可能以為說寫一個緩起訴處分書跟如果檢察官要起訴前的起訴書不是一樣嗎?那有什麼就是說工作量的變動?事實上我們現在的緩起訴處分,絕大多數的案件都是附加條件,也就是它是用替代的這個「社區處遇」去執行的,那每一個這個緩起訴處分的案件,至少都要拖個一到三年,就是說在這一段期間去觀察它,所以減輕審判訟源,是增加檢察官的案件負荷,這個大家要有所理解。那這個部分要怎麼解決?尤其是那個緩起訴處分齁,它依照現行法的規定是要依職權送再議的案件,所以當那個緩起訴處分案件擴大的時候,意味著要依職權送再議到高檢署的案件是會增加很多的。

那這個部分我也建議,如果這個結論就是說這個配套措施的結論有做出決議的話,建議要有一個附帶的決議就是說,是不是可以一併檢討?緩起訴處分……就職權送再議的這個規定,是不是一定要全部都職權送再議?現在就是如此。而且非常龐大的職權送再議的案件在二審檢察署,就是說是要他們很多的工作時間。

第二個,緩起訴處分在「社區處遇」的階段,它的執行是靠我們的地檢署觀護人,可是我們地檢署的觀護人的人力,事實上比檢察官還困窘,他們現在其實已經在那個法定編制員額的部分都是滿編的,它必須要修法、修法院組織法去增加觀護人的人力才有辦法執行這個部分,要不然我們的地檢署觀護人沒有辦法執行這個「社區處遇」。那事實上我是支持這一塊可以擴大處理的,因為對一般民眾而言,他們對緩起訴處分可以給他們很多……就是說不要進去訴訟程序、不要進去監獄,在「社區復原」的這個制度,他們是支持的,可是這個地方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那我就是提出這樣的附帶說明,希望就是說解決……就是說因為緩起訴處分增加檢方負擔的部分,也希望有配套的那個決議可以同步去執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