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很簡要的回應齁,剛剛林明昕教授提到的這個民主正當性的問題,確實沒有錯齁,那因為目前來講除了在民事以外,包含行政很多部門都有合意或者是用其他的解決紛爭的機構啦,那……一些機制,那如果是基於當事人合意的,問題相對小一點點齁,那如果沒有的話那可能要重新再建構齁,因為畢竟這個訴訟權的保障是憲法十六條規定的,現在大法官也解釋,那麼這裡面訴訟權保障,並不排除由當事人你可以來自治解決紛爭,但是前提就必須要當事人能夠處分的權利才可以。這個也是第四組為什麼要設一個統一的一種「調停」的法律,它的必要性,當然如果將來發揮、完成的話,應該會每個層面都會考慮到,其實是非常複雜的、非常複雜的。

那麼第二個問題就是說這個……剛剛這個李念祖委員提到的就是說,強制仲裁這個,我想這個理由都是一樣的,大法官也做過解釋啊,並不是所有案子都要進法院才是符合憲法十六條保障訴訟權,在當事人可以處分的範圍內,以可以來排除,那麼也是可以的、也是可以的。這個大法官曾經做過解釋。

那麼吳巡龍委員提到的這個專家證人這個部分呢,事實上司法院在提案的時候也經過分析啦齁,那麼在過去最高法院也有……也有一個決議啊,那個專家證人在目前現制下是比較不可行,不過我想我們在另外一組已經做成專家證人的一種決議齁,所以在我們今天附給各位委員的資料裡面,對專家證人我們是要嚴採的,也就是說,至少把專家證人它的優點,它這個精神所要表達的,那麼能夠納進新的法律裡面來,那麼把它的這個缺點呢,能夠把它去除,尤其是它在代替目前的這個部分鑑定制度,沒有辦法讓這個真正鑑定人到法庭來接受交互詢問的這樣的一個缺失,能夠透過專家證人制度來加以改善齁。

那麼另外剛剛這個蔡碧玉委員提到的這個緩起訴所增加的人力跟負擔啦,我們完全可以理解,我們也非常贊同齁,因為事實上,正常於法治國家呢,在檢察部門還包括它前端的這些……人力雖然很充足的齁,要進法院,要確實值得來爭辯的問題才要進法院的,所以我們有一個提案啊,希望司法機關能夠排除中央政府總員額法的限制,那麼這案子如果能夠通過,我想對於這個檢察官、觀護人的人力啊,應該會有一些幫忙,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