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針對剛剛黃委員提到,我們今天的這個書面裡面阿,有一個資料—各級法院訴訟事件律師代理跟辯護的情況,可以做參考,在我們今天提出來的資料裡面喔。那麼第二點就是說,會不會因為請了律師而減少發言齁,因為在中國大陸跟台灣不一樣,台灣有的律師他一定會增加發言的機會,尤其在刑事案件裡面,至少依照目前的刑事訴訟的規定,律師檢閱卷證的權利是大於當事人的,所以有律師是他的權利會比當事人更大喔,這個是無庸置疑的。

那麼再來就是說,會不會有這個……沒有到法扶的沒有錢,也沒有到有錢可以請律師,如何處理?這個地方剛剛有幾位委員也特別提到,我們再利用這個機會跟大家特別報告跟澄清就是說,我們這裡的律師代理制度不是全面的,因為有媒體說喔全面的,那小案件你要請律師等等等,我們向來沒有主張全面的律師,有必要的、小額的、簡易的案件,那不必、不必。那當然當事人他要請,簡易案件他要請律師,我們沒有理由阻止,那小額案件呢?民事的小額案件,十萬元以下,因為這樣的訴訟制度的目的啊,它是為了讓人民能夠親近司法,直接參與司法程序,所以呢,甚至於像日本法特別規定它不得請律師,小額。但在我們這邊沒有這麼明文,小額案件、簡易案件,基本上,我們都不在強制律師考慮的範圍內,這要特別說明。

那剛剛黃委員也提到說,他不是有錢到可以請律師,又不是沒有錢到可以法扶,這個地方我們有指定義務辯護的制度,法官可以在個案裡面來指定,不是透過法扶基金會,看個案來……案情需要他指定某一個律師來幫他辯護,那這個在律師公會他們都有一定的排序喔,法官可以來指定。所以也可以解決這一部分的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