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關於吳委員剛剛講到的例子喔,我……第一個我不知道事實,但我一點也不覺得這個事情不會存在,我沒有個案的認識基礎,但是吳委員講這樣的事情存在,我並不認為當然不會存在,OK,它是有可能存在的。但是對吳委員的方法,解決問題的方法我有一點不同的看法,這個……剛剛講到的這個問題裡面其實牽涉到了一個狀況,就是有關說、就是有關說。這也是我們何委員非常非常介意的事情,不只有何委員,很多人都介意。

那加這個監督機制,是永遠加不完的。我這樣跟你講,如果有關說的話,你加了監督機制他就會關說監督的人,你再加監督機制再……就是說他關說,如果有關說他就去關說最後的那一層嘛!你80層他就去找第80層嘛!你一直加只解決了79層的問題沒有解決80層的問題,這不是辦法,OK?辦法是透明化,辦法是讓關說不存在,那如果這樣的話,我們的訴訟真的三審再往上加就五審七審,我們現在不就是審級制度太多嗎?所以這個用監督的方法,其實還是認為權威不會犯錯、認為權威不會腐化,但這個前提我們必須要考慮是不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