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首先向各位委員報告,剛剛那個秘書長所講到政治任命跟大家講的想像的政治任命意義不太一樣,這個因為總統有提到,要用大家能夠聽得懂話的語言來講。那麼這個所謂的政治任命,原來的意思是說以政黨取向或者說政治取向那種來任命的這個情況,而不是說這個政治任命經過那個總統的任命,因為所有的法官通通都經過總統的任命。那這點我向大家報告的就是說,原則上我們要探討這個問題是講說,最高法院的法官的選任的過程當中,這個部分在英國也好、在美國也好,甚至在德國也好、在日本也好,到最後的結果一定都是政治任命。

那麼向大家報告一點的就是說,希望我們在選任法官當中的時候能夠公開透明,就是這一點而已,其實講的就是在講這一點。那麼關於怎麼樣選任,我在書面裡頭有提到,不過今天那個司法院也提出來,這個我也是非常贊同。因為這樣子的話就盡量的公開、盡量的透明、盡量選出多數人……這麼多數人當中大家都認為他適宜的,到底是誰最後於總統……總統來任命,這個是我是贊同。但是你講到說政治任命用這種方式來解說的話,我相信人家不會聽得懂的,因為原來包括何委員所提出來的政治跟那個司法的關係來說,大家想像都是在講那個問題,這一點我是向大家報告。

那麼第二點,對司法院的說帖我是真的是有意見,真的是有意見。你比如說他開始講的時候講那個各國法治的問題,那講到美國、講到日本、講到韓國的問題,大家都曉得美國的司法制度跟我們是完全不一樣,而且它是各州跟聯邦的法律的適用的時候會也不一樣,所以它真正的所謂的終審法院,我們剛剛講的終審法院就如同主席所提到的,所謂的終審法院絕對不是最後那個審,而是講最高法院跟最高行政法院,那麼在講到美國這個制度的時候它其實各州都有最高法院,而且它都州法律……真正的終審法院在那個地方。那你講到日本跟韓國,剛好這兩天我也稍微研究一下,日本跟韓國雖然它的最高法院人數不多,但是我們現在假如說集中到最後的時候,輔助那個最高法院法官的人,日本它有39位調查官,每一位調查官都是要15年以上的審判經驗的實任法官,當然日本雖然沒有,雖然沒有那個……法律明文,但是它從來就是如此處理。第二點,韓國有100多位,他們叫做裁判研究官,它在法院組織法裡頭就明文的規定,就是要法官,你其他的助理都不行。

那換句話來說所謂的金字塔化,雖然我們訴訟程序金字塔化,將來的終審法院的案件會不會如我們想像中的說案件會那麼少?這個恐怕大家要稍微心理有個準備。就是說將來終審法院它的成員,包括它的組織、包括它的輔助系統,人員不一定會少。所以許院長提到的就是說我們關於人員的限縮這個部分要把它解禁,我想啊這個應該是必要的,這是向大家報告的這一點。那當然,我們希望說所有有經驗的法官留在一、二審,但是全世界好像也沒有完全在講到終審法院裡頭,除了那麼幾位……我以德國的例子來講好了。德國當然它那個聯邦最高法院,它的法官有133位,再加上它們的助理法官是法官的身分,加起來總共有192位。它的聯邦最高法院,而且它有五個法院,各個國家的制度不太一樣,但是我贊成金字塔化,我也贊成它的最終審的那個特任法官,剛才講到所謂的政治任命應該講到「特任」這兩個字才對,就是說經過總統任命以後的特任法官。

那麼人數比較少的時候,它可以統一法律見解,這一點我是非常非常的贊同。這個法律見解的不同我都向大家報告,你不能夠講說法律見解的不同還要牽涉到另外一個審判獨立的地方,那審判獨立這個地方到底各庭怎麼統一,各國的制度也不太一樣,那大法庭制度也是其中之一,但是我們現在在最高法院是用最高法院的決議,但是它都不能夠發揮它最大的效能,所以對於司法院提出金字塔化的組織我是非常贊同的喔!那說帖的部分的最後一項,那個……講到人員移撥的問題,其實這裡還牽涉到一個案件移撥的問題,人員的移撥……它們說帖裡頭還說移到公務人員懲戒委員會,相信這一點我是代表我們最高法院,有一些成員裡頭提出來的,及其他終審法院提出來的。移撥到公懲委員去,公懲委員去它講到最後是要把它消滅掉,這個說帖真的非常非常的不精細,沒有說服力。

那我要提到的這一點就是說,這個制度要怎麼樣解決這個所謂的新舊法的案件,舊案件你如何去處理的問題。我相信司法院是參考日本消滅大審院的那個制度去處理的,可是在這裡的話容我再花兩分鐘時間來講這個問題,你想要說有讀日本的歷史的話,你可以知道,當時日本戰敗以後它們是接受波茲坦宣言,所以它們有一個飭令就完全依照波茲坦那個緊急飭令的這個代訂法律出來。這裡頭關於大審院這個部分是原來根據明治憲法,所謂的天王為中心的這一個法院當然要消滅,它要建立的是以日本新憲法的最高法院。那麼這個人員怎麼處理呢?它的案件怎麼處理的?它是用所謂的波茲坦政令,換句話說是聯合國駐日本總部所發的命令去處理的。那這個部分的話它所謂的這個飭令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日本政府的命令,對不起,讀日本歷史的人都知道,那個叫做間接統治,它發了命令,日本政府就跟著這個命令去發它的命令。案件所有移撥到二審去,由二審法官去進行審理不是沒有意見的,而是日本人民跟日本政府怎麼發表意見?怎麼發生反對意見?那麼我講到這個問題的是講說,我們最高法院並沒有消滅,我們最高法院只是說要把它改制而已。

我們的人民他已經按照程序法已經上訴到第三審去的案件,你可以用這個方式把它移撥到二審去,二審法官你說按照三審的程序去處理。我還可以向大家報告一點,二審法官到三審以後,以我的經驗我可以向大家報告,我民國86年底到最高法院去,我真正熟悉最高法院的程序是在四年以後,整個四年以後。換句話說一個法官的養成並沒有那麼簡單。我最高法院待了13年才去擔任行政職務,這13年當中逐漸逐漸的,我慢慢的可以形成我自己的一些概念,很多學者也好、很多教授也好、很多老師也好、還有很多其他我們講說律師到場也好,他都是有充滿的一個非常好的一個法律的理念,但是你怎麼樣落實到實際上的案例去的時候,向大家報告一點,就是要經驗。這是我個人的看法,其實剛剛已經提到了喔,剛剛呂秘書長已經有提到一個案件了,剛剛講到那個問題也就是上一次許大法官所提到,為什麼你事實審那個地方你要把自己要把它涉入到所謂的經驗法則論的法則?這個違背當然違背法令的地方。那我上次也向大家報告,有很多真的它的案子會讓大家感覺的是什麼?叫做不放心。各位都知道這兩天你只要看報紙,八里的那個命案,案子確定了喔。我把這個案子把這個案子的判決拿過來整個把它檢視過一次,沒有牽涉到事實問題,完全都在看這個法律上面的問題。它在法律上面絕對不會發生問題,可是你要怎麼樣去認定它的時候,這個部分假如說我們不去介入這個部分的時候。都不會有產生其他的狀況,前一次發回的時候也是在講這個問題,也是事實的問題。

因此向大家報告一點,有一些它是事實跟法律很難區分,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的時候,你這個案例還有哪一些案子,你要把它區別出來,哪一些案子可以上訴到最高法院,哪一些不能上訴到最高法院,將來就是一個非常艱困的一個工作。我這一點一定要向全國的民眾來特別表達,最高法院它並不是像大家所想像中的那麼恐龍好了,因為怎麼樣?最近還是有人在講說最高法院是恐龍,因為那個案子上訴駁回就是恐龍,像林志忠委員講的,你不願意負責,你發回你也是恐龍。那意義在哪裡啊?我想全國老百姓應該都要知道一點,全國的民眾包括上上下下都是要知道的,訴訟制度就是訴訟制度。專家證人最近最高法院也在執行這個部分,但是最高法院的專家證人是著重在法律的。下……今天是24,27號27號最高法院又要進行一個直播的法律的調查,裡頭也有七位證人。那麼下個月還會有,那個都是以法律上面的陳述的意見。那麼我也非常贊同李委員所提到的,一切都是公開透明。律師絕對可以幫忙所有的訴訟程序更加的透明、更加地讓整個訴訟程序更加的完整,這一點我要向大家提出的報告,那麼最高法院的員額要多少?這個都司法政策的問題,我也贊同許院長的意見,那麼原來是講15到17人,現在變昨天我收到這個mail,我早上趕快傳給我那個各位庭長法官,還有包括最高行政法院包括公務人員懲戒委員。司法院初一十五好像都不太一樣,但是這個都無關,都無關。那是不是說以一庭為宜,那個14個人以一庭為宜,那假如說以庭為宜的話這個你要14個人好像也不太恰當。因為你怎麼組也組得不太對勁。五個人一庭嘛,那你這樣加起來的話應該是10個人吧,那你假如說15個的話剛好是三個庭吧,那你14個人怎麼組啊?這個有時候會覺得說當然是庭不一定,不一定要說一定要5個人,因為以德國的那個庭的組員來講的話,它一庭可能有7、8個,但是要審判的時候只有5個。那我都沒意見,因為它假如說假如說以這個來說明的話,讓大家可以理解的話,那我想這個部分應該說服力會更好一點。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