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認為一個制度的一個建立喔,包括一個政策的提出還有一個實行狀況的問題,才會得到最終一個制度的情形喔,然後你才會得出說我們現在討論這個……我們現在討論這個金字塔型的一個訴訟制度喔,我們現在是停在政策的提出,但是它後來實行的狀況如何目前都還不知道的,但是我現在馬上要討論這個人數的部分,我認為是有問題的喔、有風險的,因為你人數的部分你前提的建立不只是政策的提出,還有實行狀況的問題,所以這個部分我想可能要再多些考慮喔。

那再者我是要請教一下因為我們現在這個資格的部分喔,有兩款是有擬任職務的任用資格是在1款跟這個5款喔,不曉得當時在立這個部分的時候,是從什麼樣的角度去做這一個部分的,就是在曾任司法院大法官跟執行業務律師18年以上都同時有擬任職務任用資格的部分,那這個部分是不是院長可以給我們一些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