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喔,因為這是第五次會議喔,那之前這個議題在討論的時候,事實上我隱約的大概知道說應該是十幾年前就已經有做過的決議喔,那十幾年前上一次的司法改革做的決議,十八齁,頑強,這個制度頑強地生存了十八年,那我們今天又來討論一次喔,那到底這十八年這個制度頑強的程度跟頑強的邏輯到底是什麼?我覺得這部分可能還是要有所說明,否則的話接下來可能再等十八年……我不知道說會不會繼續在、又是在這個討論這裡,顯然之前的制度決議了以後這個金字塔型十八年都感覺起來都沒辦法落實的原因為何?我想司法院這邊可能還是要給大家一點信息。

我覺得大原則上面、幾個大原則,譬如說這個方向一定是、應該是好的,你讓整體這樣一個訴訟的流暢以及說這樣的一個效率等等、效益等等,應該這制度是好的,大原則上面,民主正當性的原則或幾個大原則確立了以後,但是我還是聽不太出來說,那到底十八年前做的決議為什麼它這個制度呃……制度不死啦,因為制度它有自己的生命力嘛,它會自己去找自己生存的方法喔,那到底這個生存的方法,到底這個邏輯是什麼?那我是很想請司法院跟大家講一下說那這次如何確保這一次假設我們做成大原則的這個決議了以後,它真的是可以落實的,我覺得這部分是我聽了那麼多、聽了那麼久以後,我很關心的,因為順帶提一下齁,因為再算一算我們只有三次的、再有三次的會議,再加上加開兩次齁,那如果每一個議程都這樣討論的話,我們可能之前做的決議的一些東西可能都沒有辦法討論到,那而且我們還要保留一次,可能保留一點時間再做我們這組所有決議的review,所以這部分可能請大家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喔,還是要一起一併的討論,以上。